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 amp 老扒夜夜春宵张敏

傍晚,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饭,谁也没有说话。 程风看着爹娘在那愁眉苦脸,看着妹妹哭红了眼,心中充满心疼。 “爹,你和我说说吧,这几年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?” 程志清闭上眼睛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 https://www.dglandian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11/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-997.jpg 张翠华看了眼程风,小声的说:“小风,你当年走后,我那病虽然有好转,但是后续要需要服药,家里没钱买药啊,谁知张大强主动过来,帮了咱家好多,前前后后借了两万块钱给咱们……” 听着娘的讲述,程风了解了家里这几年的遭遇。 原来他的爹也跟人去城里打了工,就是在工地上干活,结果包工头欠钱跑了,不止工钱没给,还挨了打。 程志清在城里待不下去,又回到村里种地,但是只有那一块地,山里又闹水灾,两年都没有收到多少粮食,小妹程小丽每年的学费还得按时交。 家里又向村里徐多人借了钱,欠的越来越多,家里的日子就越来越过不下去去了。 小妹现在已经辍学了,程风知道程小丽在学校表现很好,也很爱读书,自己走的时候妹妹活蹦乱跳的,现在变得闷闷不乐,还一脸的愁容。 “哥,你们不要为难了,其实我想好了,这钱我们还不起啊,我嫁就嫁了,希望他对我好久行……” 懂事的程小丽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。 程风一听,站起来沉声道:“你是不是,就他那条件,配不上你,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。” “哥……” “都别说了,我去想办法解决钱的事,你们早点休息吧。” 程风说完,直接到了院子里。 他家里就三间屋,一间堂屋,爹娘住一屋,小妹在东屋,以前他都是在堂屋支起个门板睡觉。 程风拿了凉席在院子里打了地铺,望着漆黑的夜空发呆。 六年的回忆又涌入脑海,程风感觉像是在做梦,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的。 六年前,程风只有十六岁,在这落日村,和别家孩子一样,早早的就辍学在家务农了。 那时程风每天都上山放牛,他家里情况也不算太差,至少不会吃不上饭。 但是那一年,张翠华在田间突然晕倒,这一倒下就再也起来。 一个自称是道姑的女人从门前经过,在门口看见愁眉苦脸的程风,进门讨了点东西吃,眼见张翠华要没命了,她满口说自己可以医好张翠华的命。 听到有人说能治好娘的病,程风跪在地上就哀求道姑搭救。 这道姑提出了一个要求,很简单,让程风跟她走,为她打工几年,但是没有工钱。 程风那时考虑不了太多,根本没想过会有什么后果,就满口答应。 结果那道姑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医术,把他娘硬生生的从黄泉路上给拽了回来。 一看娘的病好转,程风也说到做到,随着道姑离开了养育了他十六年的村子。 为了救娘,白打工几年也不打紧,程风心想,管我吃住,几年后自己就可以回来了。 这一去六年,程风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自己待的是什么地方,只听道姑说那里叫玉虚仙境,在一座深山里,一处幽深奇怪的秘境。 道姑叫瑞云仙子,程风后来才知道,那是一个修真名宗,仙门之中女弟子众多,瑞云仙子叫他去,只是做一些那些女弟子不方便做的事情。 程风年纪小,但是也不相信这世上真有神仙。 在仙宗之中,他每天都只做一件事,就是去深山挖草药。 将一些药草归类,然后统一放到一处。 一年后,程风不再只挖药草,而是被安排去药铺分配草药,这一干又是一年。 在一年后,瑞云仙子竟然让程风啥也不做,每天喝不同的药液。 是仙门中女弟子们配置出来的药液,第一次程风喝药液时,差点痛死,那种痛感,深入骨髓。 有一次程风实在受不了了,便问妙云仙子:“仙姑,我要这样喝多久?” “一年!” “那我岂不是没命了?” “不用担心,我有起死回生之法,死了,我也能救回来。” 那一年,程风才知道,自己完全被当成了一种试验品,并且按照瑞云仙子的交代,要和仙宗内的女弟子划清界限,不得发生任何关系,要保持童男之身。 程风后来发现自己非但没被毒死,身体却发生了变化,十七岁时,他全身肌肉发达,被那些女弟子看到,引得她们尖叫连连。 可是六年间,瑞云仙子对程风看管的紧,导致程风六年间,竟然连一个女弟子的名字都叫不出来,只是暗地里给她们编号。 后来的两年里,程风不再喝药了,而是跟着学起了一种御针术,针法作用在人的身上,可治万病,还学到了一些武艺,就像今天击溃张大强一群人的功夫,那可是仙门中的一种基础拳法,叫做星象拳法。 这种功法发动之后,程风的速度将得到大幅提升,而张大强那些人的动作,自然在程风的眼里成为了龟速。 只是瑞云仙子警告过,星象拳法是仙宗前辈观星云所领悟,其中蕴含宇宙奥秘,若是发挥极致,那威力将毁天灭地,惊天地泣鬼神也不为过。 程风知道师傅瑞云仙子和那些师姐都是修真之人,等到修成正果,可以升天做神仙,这点毋庸置疑。 就这样过了六年,程风学到了很多东西,就在他沉醉在各种神奇的仙术中时,瑞云仙子硬是将他赶出了仙门,没有瑞云仙子的带领,程风在山中转遍,也没找到他待了六年的仙宗,那么大的一个仙宗,想是凭空消失了一样。 大型虚空阵法,程风知道妙云仙子在此中布下了神秘大阵,隔绝了世俗之人,导致后来程风发现不了仙宗的存在。 没有办法,程风只能回到了落日村,幸亏回来的及时,不然等妹妹嫁给张大强,田又被霸占,程风一定会杀人的。 “药草?对了!哈哈!” 一想到六年的往事,程风眼睛一下明亮起来。 他记得仙门能有现代的商品货物,都是仙门中有人拿炼制好的药材去市场中售卖,一个师姐曾对他说过,一颗精品追魂丹,动辄RMB上百万。 自己六年之中,从没有亲自练过药,但是配方倒也记得滚瓜烂熟,想到这,程风差点就高兴的冲进屋给爹娘和妹妹分享,但还是停住了,先不去打扰他们,他爹娘听了估计也不会信。 “先睡觉,明天早点去山上看看,说不定能遇到合适的草药。”程风当即躺下,很快就睡着了。 第二天,天边刚泛白,程风就已经起床了。 爹娘和妹妹都还在睡觉,程风把热水烧好,熬了米粥准备开始做早饭。 程风把厨房都翻遍了,也没找到可以当早饭的食物,几个快馊掉的馒头和一小碟咸菜,就是小米也只剩下一小袋子了。 家里就快揭不开锅了啊,程风不禁苦笑一声,当前最先要解决的,就是让这个家摆脱贫困和把债还清。 程风给自己剩了一小碗小米粥,就急忙扛着锄头和背篓出了门,也没告诉爹娘和小妹。 天还没有多亮,他出门没走多远,迎面遇到了一个人。 “这是小风吗?” 那人主动给程风打起了招呼。 程风一看,这人他记得,是村里的计生主任,也是村长候德林的堂侄女潘艳梅,这个村子里就她一个大学生,比程风大了七八岁,年纪应该还不到三十。 这潘艳梅是个读书人,在村子里口碑也挺好。 “艳梅姐,你好,几年不见了,你越长越好看了。” 程风笑着说了句。 潘艳梅脸上一红,嗔道:“哎,都残花败柳了,还好看呢,你这一大早出去有事啊?” 程风忙说道:“我想上山上采点草药去。” “采草药?你还懂这些个?小风,别怪我多嘴,你们家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确实太糟心了,可是我却无能为力,姐真的不好意思……” 程风摇头笑道:“艳梅姐,我在外面几年啥都没干,就研究这些草药了,我家的事我知道,别人也没办法帮,现在我回来了,我会想办法解决的,艳梅姐,你有这个心我很感谢你。” 潘艳梅靠近了程风,小声地说道:“小风啊,你得注意啊,你家地的事情我昨晚听候言德几个弟兄们商量了,那侯家也不要你们地了,让你们家退给他一万现金,就可以了,要是给不了钱,那地就是侯家的了。” “恩,谢谢艳梅姐关心,我会好好解决的,对了,艳梅姐,你嫁人了吧?”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dglandi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