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坏的啊太深了噢要涨要死了口述实录

很快就又入了夜,看到他找来些干柴,拿了火折子点火。辟辟剥剥声不绝于耳,火很快就旺了起来。他叮嘱我坐在火堆旁不可以离开,因为野兽是怕火的,如果我不听话离开火堆,很可能就会被野兽给吃了。 他的话果然吓住了我,我乖乖地呆在火堆旁烤火,看着他离开,又看着他回来。 他手里提着刚刚猎到的猎物,见我被施了定身咒似的坐着一动不动,不由扑哧地笑出了声,“我已经回来了,野兽都不敢靠近我们,你不用害怕了!” https://www.dglandian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11/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-993.jpg 我这才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,跟在他的身后看他忙来忙去。因为是沿着小河走的,所以并不缺水。那猎物像是只黑色的雁。他将猎物身上的毛拔了,天膛去肚,清洗,动作熟练而迅速,而我居然并不觉得过程惨忍,只是下意识地想起了往日在家里的时候,桌子上那些大鱼大肉,不由地又咽起了口水。 晌午的半个饼早就消化了,我抚着饿扁的肚子问道:“哥哥,什么时候能吃到?” 他头也没回,淡淡地说:“看不出,你饿得还真快。” 我嘻嘻地一笑。 后来想到这一幕,不由地感到心酸。那时候的他定也是常常饿着肚子的。那半块饼,搞不好就是他两天的口粮,被我一顿给吃完了不说,晚上还早早地又饿了。记得他烤好猎物后,将最肥美的雁腿肉撕了只给我,照例叮嘱我慢点吃。那时候的熊熊火光很暖和,而他的脸上带着纯净的笑容。 翌日,我们吃了昨晚剩下的雁肉,就继续往前走去。没有方向,没有目标,只是向前走。 因为在他问我,我的家到底是哪里,我的爹娘是什么人的时候,我竟然一问三不知。 原来一直以为,娘就是娘,爹就是爹,还需要名字吗?而先生除了教我学习简单的生字,根本也没有其它的课程。我记得那朱色大门上有个牌扁,上面的两个字好像是什么——王。 我一直想问先生,那个字到底读什么,不过每次见了先生就忘了问。现在想问,先生又并不在身边。 我记得,雪姨常常带着我去逛的那条大街,常被人们叫做屠人街。因为街市最北头,有个空旷处是刑台。每个月都有几个死囚被斩于刑台之上。不过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。雪姨说杀人的地方阴气重,会煞着小孩子。 然而我所知道的这些,对于找到我的家,我的爹娘却并没有多少帮助。因为澹台那速说,自残暴的孝穆皇帝执政以来,各洲各县都多设了刑台。就是为了斩杀那些有罪的或者无罪的,百姓或者是当官的。只要稍有不慎,就会招来杀身之祸。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住了声,愤愤地咬着下嘴唇,俊逸的眉间掠过一丝戾气。 我想,他是讨厌那个孝穆皇帝的。 后来,等我长大了些,知道世界上还有“恨”这个字的时候,我才发现,讨厌与恨是完全不同的。与“恨”相比,讨厌实在是太宽容了。 站在河边看,并不觉得树林有多大,但是连续走了两天以后,都没有走到树林的尽头,这时候才发觉我原来被送到这么深入的地方。又想起了雪姨,心里的怀疑慢慢地深重起来。那天清晨,当澹台那速收拾好东西,牵起我的手又要往前走的时候,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撒起赖来。 我自己的本事有多大我是明白。我不可能自己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。而且雪姨也不会无缘无故到这么远的地方来。那么为什么我会到了这里? 答案只有一个,是雪姨送我来的。 她,或者是我的爹娘,他们不想让我再回家去。 可是,到底是为什么?我做错了什么事吗? 澹台那速皱了皱眉头,看着满脸哭相脸生着闷气的我,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你走的这么慢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的家呢?” 家,家在哪里?我还能有家吗? 泪水像决堤的河水般流淌下来,我哇地哭了出来,混身颤抖,上气不接下气。澹台那速肯定是被我吓坏了,他猛地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,“雪儿,别哭,别哭,我最怕女人哭了……”他边说着边抹去我脸上的泪水。 怎么能不哭? 爹娘都不要我了,是雪姨把我丢到荒郊野外的,他们都不要我了,我怎么能不哭呢? “那速哥哥,他们都不要我,不要我了……为什么?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,他们才不要我的?” “你才只有几岁,你能做错什么事呢?你没错,是他们的错……你放心,就算他们真的不要你了,那速哥哥也不会不要你的,那速哥哥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照顾你的……”他的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坚毅和肯定。 “真的吗?” “真的。” “那我们拉勾勾……” “好,拉勾勾……”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dglandi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