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,好大好硬坐不下去

“薛神医,你看......” 老虎紧随于飞进了别墅,刘向南见状,回头看向薛神医:“要不......您也过去瞧瞧?” 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老头请来,实在是不愿意让他就这么走了。 https://www.dglandian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11/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-990.jpg 更何况他对于飞的实力也不清楚,有薛神医在场的话,出了问题也能及时补救。 “我倒要看看他拿什么治!” 薛神医此刻心里惊疑不定,自然不可能离开,闻言冷哼一声,也跟了上去。 刘向南的手下不少,此刻吩咐下去,很快就在平地上砌起了灶,锅也给找来了。 于飞这时也挑好了老虎找来的药材,开始按照君臣佐使的先后顺序,把药给放入了锅中。 薛神医见状,顿时开始哼唧:“岂有此理,这么大一口锅用来煎药?你准备煎到天荒地老不成!” 于飞理都没理他,放完药,转头看向刘向南:“有件事我得先跟你讲明白。” 刘向南点头:“您说。” “你女儿的病有多严重想来也不需要我跟你重复了。” 于飞淡淡道:“所谓疾病还需猛药,我这法子算是迫不得已,待会不管看到什么,你们都必须保持安静......一旦我受到了干扰,治疗就会失败,到时候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 刘向南愣了片刻,又很快回过神来,咬牙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 于飞点点头,转身走到刘萱萱的面前,二话不说,就将他抱了起来。 随后,他纵身一跃,直接跳进了铁锅中。 将近一人高的铁锅中沸腾一片,顿时溅起滚烫的水花。 “啊!” 刘向南关心则乱,刚答应完就开始慌了,一时间惊呼出声:“萱萱!” “叫什么叫!” 于飞没有反应,薛神医却先一步打断了刘向南:“药浴而已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” 他的态度说变就变,跟刚才完全判若两人,不光没有嘲讽,反倒替于飞说起话来。 刘向南懵了下,急道:“可是那水都快开了!” “你以为这小子是来你这自杀的吗?” 薛神医的眼神闪烁了下,回忆着于飞刚才跃起的动作,轻哼一声:“他是我们那儿的人。” 刘向南的脸色一变:“您的意思是......” “没错。” 薛神医点点头,眼中露出一丝了然:“怪不得他要和我抢那寒冰正经......” 刘向南顿时不说话了。 只可惜两人的交谈声并不大,其他人不明就里,可没有这么淡定。 就连因为亲眼见过于飞手段后,一直很相信他的老虎,此刻都是吓得不轻,慌忙就要冲上去救人。 “都别动!” 刘向南突然大喝一声,他脸上虽然也有迟疑之色,但却并没有慌乱:“不要打扰了于先生。” 不得不说,一旦选择了相信,刘向南这样的黑道枭雄,显然比一般人要更沉得住气。 见自家老大发话,余下的人对视一眼,哪怕再担心,也只能停在原地干着急。 “加柴!” 作为这一切的作俑者,于飞却一点没自觉,他突然从滚烫的水中探出头来,朝外面喊道:“温度不够!” “这,这都有五六十度了吧?还不够?” 火堆旁的两个小弟一脸愕然,忍不住转头看了刘向南一眼。 刘向南深深的吸了口气,点点头:“按他说的做。” ......这是要把人煮熟啊? 小弟们腹诽着,心惊胆战的又填了些柴火。 很快,火就越来越大了。 高温之下,甚至连刘向南这个位置,都感觉到了一阵热浪。 然后,众人就看到了一副难以置信的场景。 原本铁锅中的水是盛满的,于飞抱着刘萱萱跳下去后连个人影都看不到,完全被淹没在了下面。 但此刻,这锅中的水也不知道是挥发了还是怎么,总之就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将近三分之一,而于飞和刘萱萱,也因为水平面下来,露出了脖子以上的部位。 当然,这还不算什么。 让人吃惊的地方在于,水温如此的滚烫,于飞的手上居然还有一团白雾。 他伸出手,将拇指扣在刘萱萱的太阳穴上,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,那架势......就像是电影中那些武林高手在渡气疗伤似的! 随着他的动作,刘萱萱的头顶上飘荡出了丝丝缕缕的白气。 白气明显温度奇低,哪怕火势正旺,竟然丝毫不受影响,反倒在刘萱萱的眉前和鬓角结出了一片晶莹冰霜。 “薛神医,这,这是?” 刘向南原本见女儿毫发无损还松了口气,但看到此等异象之后,却是话都说不清楚了——在沸水中结冰?这怎么可能? 只可惜薛神医并没有回答他。 “不可能,不可能啊!” 薛神医的脸色跟刘向南比起来也好不到哪儿去,他整个人如同魔怔了一样,一个劲的念叨着,满脸的难以置信:“他怎么敢......怎么敢吸收九阴寒气?!!” “九阴寒气?” 刘向南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,忍不住重复了一遍。 “......说实话,我现在有点明白这小子为什么有信心治好你女儿了。他此刻用的,是传说中的嫁衣真法,利用阳性药物和沸水带来的高温,引出你女儿体内天生的九阴寒气,以此达到根除隐患的目的。” 薛神医目光复杂的看着于飞:“但如此一来,他就必须要承担九阴寒气的痛苦,跟找死也没什么两样。” 刘向南呆了下:“那,萱萱她......” “她不会有任何影响,说不定还能得些好处。” 薛神医摇摇头:“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年纪,就已经踏入了真气化形的境界,而且还是极为难得的寒冰真气......怪不得,他要和我争那寒冰正经。” 事实上薛神医有些话并没有说出来,刘向南作为圈外人,不明白于飞这个年纪有这等实力是什么概念,但他却是知道的。 拿他自己来说,从小服用各种天材地宝,勤学苦练,如今已是耄耋之年,仍旧不过刚刚触碰到真气化形的门槛。 而想要真的迈出这一步,其难度,可比登天。 起码在薛神医的记忆中,到了这个境界的人,在整个华夏,都不超过一手指数,并且还都是些避世不出的老怪物。 说句不客气的话,那些古武世家所谓的天才人物,和于飞比起来,简直就是个屁! 至于医术......薛神医虽然不想承认,但事实就是,于飞用的方法,他是不会的。 ......虽然医武不分家,但你才不到20岁,就达到如此高度,这让我们这些人还混个屁啊! 薛神医有些自怨自艾的想到。 也就在他对刘向南解释的时候,于飞手掌中的白色雾气也开始再次变化起来。 白雾逐渐蔓延开,附着在他的手臂上,然后缓缓下降......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候,两人的脑袋和脖颈,就完全被冰晶所覆盖了。 甚至就连那铁锅沸腾的水面,都被冻结了起来。 两个负责看火的小弟忙得一头汗,又是加柴又是吹火,可锅中的水却跟见了鬼一样,再也无法煮沸了。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小时。 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吁气声,那几乎将两人变成冰雕的白色雾气终于开始消散起来。 “差不多了。” 于飞突然开口,随即便抱着刘萱萱从铁锅中一跃而出。 他将刘萱萱交给旁边的刘向南,便盘腿坐下。 下一刻,于飞的身体上瞬间浮现出一片冰霜。 冰霜蔓延开来,周围的草地都开始变得坚硬,雾气再一次生出,将于飞整个人完全笼罩在了里面。 “于先生他......没事吧?” 刘向南刚看了下女儿刘萱萱,见她虽然仍旧昏迷不醒,但脸上却一片平静,松了口气之余,也对异象频发的于飞有些担心起来。 “九阴绝脉乃是天授之体,强行祛除,自然不是那么好办的。” 薛神医面色凝重:“他此刻体内气机驳杂,要是没有功法引导的话,怕是会出事。” “那......” “把你那寒冰正经拿来,我或许可以试着帮帮他。” 薛神医想了想道。 “我明白了。” 刘向南也没有犹豫,立刻对老虎示意:“去我书房把东西拿过来。” 老虎点头而去。 没一会,他就捧着一卷竹简回来了。 薛神医接过,看了两眼,突然脸色一沉:“怎么只有半卷?” 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 刘向南苦笑一声:“这东西也是我偶然所得,说实话,我都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。” “这是伪楚时候的道教文字。” 薛神医沉吟片刻,见于飞身侧寒气越来越重,咬牙道:“也罢,只能冒险一试了。” 他向前一步,走到于飞面前,大声道:“小子,凝神静气,听我说!” “阴分二气,灌顶入府.......” 他将寒冰正经的总纲念了出来。 伴随着薛神医的声音,于飞的眉毛微微一动。 薛神医见状,语速加快了一分:“晴明开玄,化气冲阴......” 两人就这么一个念,一个听的陷入了一个玄妙的状态。 时间不断流逝。 一个小时。 两个小时。 ......就在大家都怀疑于飞是不是被冻死了的时候,他身侧的白雾突然动了。 就像陡然出现了一个风口,所有的白雾都在一瞬间流动起来,化为整齐的匹链,从于飞的头顶,完全没入了他的体内。 “呼!” 于飞睁开眼睛,吐出一口雾气。 近在咫尺的薛神医只觉下巴一痛,摸上去后,就发现自己的大半截胡子居然被于飞的一口气给全冻掉了。 可他却顾不得发火,反倒失声尖叫起来:“天人合一?你,你这就天人合一了?” “侥幸而已。” 于飞站起来,周身寒气一收,再次恢复了往常模样。 他朝薛神医点点头:“老头,多谢了。” “哼!” 薛神医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于飞,相当傲娇的给了他一个后脑勺。 于飞笑笑,没有在意。 两人之前虽然有所摩擦,但这老头能够在关键时刻帮自己一把,说明他本质上还是挺有侠义风范的,脾气臭就脾气臭吧,这么大岁数了,自己让着他点也没啥。 毕竟不管怎么说,人家都是间接的救了自己一命。 于飞想着,就听那刘霸天道:“于先生,多谢了,日后你但凡有所吩咐,我刘某人决不推辞。” “不必如此。” 于飞摇摇头:“你我也算各取所需,如今我得了寒冰正经总纲,又炼化你女儿体内的九阴寒气为己用,说起来还算是占了便宜。” 他说着,顿了下,又笑笑:“不过除了总纲,要是能再有些招式就更好了。” “你小子想得美!” 薛神医没好气的白了于飞一眼:“这玩意就是个残卷,心法都只剩几层,你还想要招式?” “这样啊......没有就算了。” 于飞也不强求,闻言朝刘向南点点头道:“我们的约定依然有效,从今天开始,我会保护你女儿一个月,直到她彻底治愈。”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dglandian.com